丝路驼铃|网友:赵武明

一群人,一条路,历史的背影。

长河落日,沙漠孤烟。驼铃,北风阵阵。戈壁深处,风雪骤起。

2000多年前,北方古丝绸之路上,驼铃叮当,商队连绵,沙漠漫漫,群山闭塞险峻,东有长安,西有罗马。

2000多年前,西汉统一时,西域匈奴部落也在漠北崛起,匈奴与汉朝的战争连年不断。等到刘彻继位的时候,汉朝已经取得了前所未有的繁荣,决定联合匈奴的敌人——月氏来制衡匈奴。

月氏王国距汉朝都城长安3000多公里。当时汉朝的西方势力只去了金城(今甘肃兰州)。而且,相传西域就像一片死亡之地,没有归途。著名学者白洋是这样描述的:“西域是一片无边无际的沙漠,风暴来袭时不时会天翻地覆,大白天到处都是鬼哭狼嚎。还有贫瘠的咸水,被举起来,荒凉。地上没有鸟,地下没有动物,往往一个月就没人了。没有正式的道路,旅行者只沿着途中死去的前辈的骨架摸索,这是一个可怕而陌生的地方。”可想而知,游历西域需要非凡的勇气、智慧和理想追求。张骞就是这样一个人,最终找到了一条古道,却不失使命。

历史仿佛就在那时定格。公元前138年,张骞和他的使节团从长安出发,进入河西走廊后不久就被抓住了。匈奴军臣单于对汉朝同月氏结交非常不满,将使节团软禁,不过又敬重他们是英雄人物,允许他们娶妻生子。十年之后,不忘使命的张骞找到机会,带领随从

当时历史似乎凝固了。公元前138年,张骞及其使臣从长安出发,进入河西走廊不久就被抓。匈奴武官不满汉朝同月人的相遇,将使臣软禁,但尊重他们为英雄,允许他们结婚生子。十年后,不忘使命的张骞,找到了一个带领随从的机会。

逃离匈奴,抵达大宛,后辗转到月氏。但是,月氏已变得非常富有,加上首领已更迭几代,对张骞的建议不予理会。张骞只得失望而归,归途中又被匈奴骑兵捉住。公元前126年,张骞再度逃走。出使时100多人,回到长安只剩两人——张骞与他的仆人甘父。公元前116年,张骞第二次出使西域。匈奴首领已在4年前投降,汉朝可直接和西域接触。张骞这次把部下分派到西域诸国,大大加强了与西域的和平友好往来,以及商贸、文化交流。

向西,一直向西。张骞肩负和平使命,两次出使中亚,开辟了一条横贯东西、融合欧亚的丝绸之路。丝绸之路以其许多相互联系的文明形式和漫长的历史时期美化了人类文明的史册。张骞率先开辟西域后,经过几代人的经营,建立了一条东起长安,经河西走廊和西域,西至地中海沿岸的贸易通道,全长约7000公里。这是一条承载着政治、经济和文化交流的和平之路,已经繁荣了1700多年。1877年,德国历史地理学家希契霍夫将其命名为“丝绸之路”,因为丝绸是这条商业道路上最具代表性的商品。司马迁称张骞出使西域的壮举“空心化”。什么是剜?开天地即空心化,可见此事在司马迁心目中的地位。白洋先生认为,张骞的贡献只能与1600年后哥伦布发现新大陆相比。

通过打捞那些消失在尘埃中的编年史,不难发现,中国历史上的丝绸之路主要分为先秦、汉唐、宋元和明清,跨越2000多年。当然,也有考古学家发现,早在公元前15世纪甚至更早的时候,古代中国与中亚就有商业往来。

风吹祁连,映尘路,沙屯古驿以胡杨为荣。公元609年6月,杨迪皇帝亲自登临张掖,登丹阎志山,赴禅界会见西域27国使臣,史称“世博园”。据史料记载,道路两旁焚香烧乐,歌舞喧哗。成千上万穿着鲜艳衣服的女仆站在街道两旁欢呼,成群的车辆继续行驶了几十英里。这使丝绸之路闻名于世,被称为“世博会圣地”,是世博会的起源。

一望无际的丝绸之路记录了几千年的沧桑。华北沙漠绿洲丝绸之路分为东段、中段和西段。东段指长安至敦煌,长安以西分为北线、中线、南线。三线会合后,经张掖、酒泉、瓜州到达敦煌。中段从敦煌到从岭(帕米尔高原),南北线分为不同的路段,南北线有很多岔道。西段指从岭至古罗马,涉及地域最广,国家和民族最多,所以路线比中段复杂。由此可以想象,使臣、兵士、商人要想打通这条古道,应该有多大的探索精神和追求。

“使者面朝大路,商旅不息。”两千多年来,货物、技术、人才和思想通过丝绸之路充分交流,极大地促进了沿途各国的经济、文化和社会进步。几千年来,崎岖的道路上有许多徒步旅行者。他们用坚毅、勇气、智慧、真心和汗水,浇灌了一条通往外界的生存、探索和生活之路。

岁月变迁之后,在翻阅了金哥马铁的历史、沧桑之后,在聆听了无数千奇百怪的羌笛之后,站在茫茫戈壁上,你才能真切感受到那份空虚的心境和跋涉的艰辛。

事情日新月异。骆驼鸣响成了一张黄色的照片,驻留在我们的记忆深处。今天的丝绸之路又是一派繁荣景象:油气管道和通讯设施穿越沙漠,公路铁路纵横交错,物流运输日夜不停地工作。一路向西,不再令人心寒,反而引人入胜。特别是“一带一路”的建设,让丝绸之路变成了热土,沿线国家的经济和贸易将进一步发展,文化也将更加紧密融合。

丝路再旺,河西走廊绵延。微弱的骆驼铃声和蹄声总是像沙沙声一样在我们的脑海和记忆深处响起。曾几何时,神秘的驿站像珠子一样被古道串联起来,充满了旅行者的激情。一代又一代不知疲倦、开拓进取的步行者仍在穿越。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