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手指,撰稿:赵攀强

那是我还在安康农校读书的时候,被分配到了一个区域养猪场,因为我的专业是畜牧(畜牧兽医)。

这个养猪场占地面积很大。它既养猪又养鸡。一进门,首先看到的是一排排猪舍、鸡舍,还有在院子里玩耍的小女孩。

小女孩穿着粉色的连衣裙,头梳得整整齐齐,梳着两条辫子,脸蛋漂亮,聪明可爱,尤其是她那黑色的手指。她说主任不在,技术员不在,只有她妈妈在场。她妈妈是这里的管理员,她带我去她妈妈的宿舍。

我妈妈非常热情。她说主任和技术员已经告诉我了,然后她带我去了临时给我安排的办公室。然后她带我参观了猪圈、鸡舍、仓库、饲料间、水房、食堂、厕所等等。

种猪场人员不多,但分工明确,我的分工是技术员助理,主要任务是协助技术员

养猪场人不多,但分工明确。我的分工是技术员助理,主要任务是协助技术员。

研究饲料配方、配制饲料、疫病防治等等。饲养员的工作主要是拉运饲料、投放饲料、圈舍清扫等等。相比之下,饲养员的任务很重,工作很辛苦。

每天饲养员工作的时候,小女孩都会跟在妈妈身后,一边帮妈妈,一边问问题,就像小精灵一样。当她妈妈完成工作后,她来到我的办公室,说她会帮助我。我叔叔一直在尖叫。经常在这个时候,她妈妈会提醒她:“英子,不要干涉她叔叔的工作”。我忙笑着说:“没什么,英子在帮我”。

那天英子又来我办公室,我问她多大了。她说她九岁了。我问她为什么不去上学。她说她妈妈说她不能去上学。我问她是否想去上学。她说她非常想要。出于好奇,我打开她的右手,反复看了一遍。她的拇指颜色是吴琴,长得很大,好像比同龄孩子的手指大两三倍。我问她发生了什么事。她只是不停地摇头,然后低下头,不再说话。

一天,英子在外面玩。我来到饲养员宿舍,问英子为什么把手指涂黑。她妈妈黯然神伤,说英子得了白血病,医生说最多还有半年的生命。我心里突然一惊,多好的女孩啊!为什么疾病如此残酷?你一定要毁掉孩子幼小的生命吗?她妈妈说她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让她每天都过得开心。我还能做什么?

得知英子的病情,我的心情很沉重。我想为她做点什么,但我没有头绪。我在办公室发呆的时候,英子跑过来叽叽喳喳笑得像朵花,却发现她上气不接下气的说,“大叔,太神奇了!你研究的配合饲料让母鸡的产蛋量翻了一番!”我兴奋地问:“是真的吗?”她说的:“是真的。刚才妈妈收鸡蛋的时候,我帮她数了数。技师张大爷夸你!”真的是努力才有回报。课堂理论运用于实践,发挥着这样的力量。科学不能被接受!

出于喜悦和同情,我偷偷给英子五块钱买了好吃的。不一会儿,英子来了,她说:“妈妈不让她拿叔叔的钱,她也不收。谢谢你的好意!”我沉默了。第二天,我给英子买了点东西。说实话,英子就是不想要。她说如果她拿了别人的东西,她妈妈会不高兴的。我把英子带到她妈妈面前,说:“让孩子们拿着吧。这是我的小礼物。”。英子的眼睛看着妈妈,我用乞求的眼神看着她。英子的妈妈笑着说,“拿去吧,谢谢叔叔!”英子高兴地接过东西,连说:“谢谢叔叔!谢谢叔叔!”多好的家教啊!多懂事的女孩啊!在心里,我忍不住羡慕他们母女!

毕业后,我也要走了。养殖场负责人、技术员、饲养员和英子都舍不得我。农场负责人说:“你的实习很有效果。用你研究的配方制作的配合饲料,猪长胖了,鸡长高了。我希望你毕业后能在养殖场工作。/[/K13。当时我的心情是分不开的,和他们建立的深厚感情模糊了我的双眼。

后来我因为很多原因没有去养猪场工作,但最主要的原因是英子,因为她带着开心的笑声离开了,我害怕触摸现场会伤害到我敏感的神经,勾起那段痛苦的记忆。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