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至散文;希美真由

冬至

文字/针

冬至,传统上讲,饺子在北方,汤圆在南方。但是,我家好像没有这个习惯。只是呆在这里是一个假期,但不会太隆重。到了大学才开始庆祝冬至这样一个特殊的节日。虽然不知道这个节日的具体含义,但发现周围人都很忙,就跟着去了。这叫从众。其实有时候就是为了避免太不一样。

今年冬至原本的节奏应该是:下午下课,回宿舍点外卖,看电影,晚一点出去买个饺子,应该下到现场,然后像往常一样这样结束。然而,所有这一切都被我最好的朋友的甜蜜信息打断了。我最好的朋友邀请我晚上一起吃饭。在她看来,所谓的假期就是和闺蜜一起吃吃喝喝,聚聚。想到我与自己无关,我同意了。

我一直认为今天的天气很好,尽管在很多人眼里只是空气中的灰尘太多。尘埃凝聚在空气中,漂浮而不散,形成朦胧状态。这种状态偶尔会出现,仍然有其独特性。如果一年四季都这样,雾霾达到了,就再也没有心情欣赏了。面对生死,没有人会欣赏美丽的风景。

前几天给自己买了一件毛衣,刚好来得及。快递到了冬至,一份惊喜的礼物发自心底。这几天一直很忙,好在上天待我不错,自然为我错开了一切。本忘了今天有课,以为下午要训练,但教练通知他冬至假期半天不能训练。然后下午上课的消息来了,命运总是喜欢开玩笑。

晚上,我应我最好的朋友的邀请去吃饭。我想吃饺子,但是我发现因为是冬至,吃饺子的人太多了,我在店里坐不下。因为受不了店里的人潮,只好另找地方吃饭。饭后,闺蜜宿舍准备自己煮椰奶饺子。当然,椰奶和饺子都是现成的。等她做饭的时候,我去了另一个地方吃饺子。因为我闺蜜那里卖饺子,那家店是我闺蜜老家的阿姨开的凉茶店,我去年也在这里吃过饺子。这家店就在校门外,所以我们经常叫最好的朋友过去坐坐聊聊天。当然,冬至也不例外。

平日里经常来串门,所以一点都不拘束,直接点了个饺子。然后我假装不认识我最好的朋友,一个人坐在店里默默吃着饺子,听他们说着我听不懂的家乡话。他们聊天的时候,偶尔有人进来买凉茶、饺子、双皮奶等。阿姨走的时候,她最好的朋友正在帮忙卖。偶尔尝试和体验它们也是一件有趣的事情。

吃完饺子休息了一会,收到朋友的短信,叫我吃她亲手做的饺子。我起身去赴约了。吃了好吃的饺子,和朋友聊了聊,聊了聊我们共同的朋友和闺蜜,聊了聊令人心寒的事情。我只能默默地听着,却不知道该说什么样的话。人际关系总是很微妙,有时突然亲密,有时突然疏远。朋友跟我说了很多,都是小细节,但最后却制造了一根巨大的稻草,压垮了朋友的亲密关系。也许我会忘记很多说过的话,但我记得一句话: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没有人离不开任何人。当你是朋友的时候,我不得不一次又一次地承受,但我不会一次又一次地容忍。你需要改变它。如果你不改,我就走。最后,朋友给了我一份圣诞礼物,一个暖手宝,可以放双手进去。感谢一直想着我的朋友们,感谢他们在世界崩溃时的支持。

我最好的朋友整晚都很忙。我不记得有多久没和我最好的朋友说话了。也许我已经忘记了如何开始聊天。总是处于说不出话的状态,但是很明显有很多话要说,但是我说不出来。就像今晚,我有很多话要说,但我最好的朋友累了,想睡觉。所以,即使你有坚强的意志,也只能放弃,想说的话明天就不会再说了,不然就失去了提及的意义。本来,聊天也需要及时。很多话不能马上说,很多情绪不能马上表达。之后,就无所谓了。

冬至,两个饺子和一份情感,似乎找到了放它们的地方,也许,那是一个尘封的地方。

冬至羊汤

成都的冬至是吃羊肉的时候。

大大小小的羊肉馆,都会被命名为简阳羊肉汤,就像其他地方的烤鸭一样,不管正宗与否,都会被称为北京烤鸭。似乎加上简阳二字,会增添信念。我没去过简阳,也没在简阳吃过羊肉,但我大概能想象简阳羊肉汤的味道。

成都也产羊肉,主要集中在双流黄甲一带。有一种说法叫:黄杨,这种说法由来已久。可见,马阳在成都食品行业有一席之地,虽然这句话是我小学同学编的。

它不同于北方的羊蝎子火锅和涮羊肉。成都羊肉汤只讲究一道白汤,其他羊肉汤我就不太懂了。熬一锅浮着羊油的白羊骨汤,把半熟的厚切羊肉和杂羊放入锅中,煮着吃。

羊肉汤的要求不高,一定不要局限于烫熟后的肥羊。腰部、大腿、臀部和肋骨都可以。不同部位的肉会放在一个大锅里一起煮,用筷子夹住后会有不同的味道。

吃羊杂需要一定的勇气。裹着肥油的羊肠,密密麻麻恐惧的羊肚,膻味浓烈的肾脏,都能震慑食客。但是吃羊杂是另一种享受。羊肉内脏大多由结缔组织组成。口感坚韧有弹性,比羊肉还重,会有一种莫名的快感。

最重要的是放在最后。香喷喷的汤锅,看汤头,看食材,看蘸料。如果说在过去,北方人喜欢的芝麻酱和韭菜花是绝对不可能的,现在时不时就能找到。蓝色小米辣、红色小米辣、黄色泡椒和棕色豆腐是羊肉汤蘸酱的灵魂。一个碗,放不到洋葱和香菜,不同的店家会放一些萝卜或黄豆或其他浇头,再放蘸魂酱,把最后一勺羊肉汤放入碗中,并搅拌均匀。羊肉的每一根筷子都是蘸碗的,说到产生的辣味有两种,一种是小米椒的鲜辣味,一种是泡山椒的酸辣味。辣味来得快去得也快,完全不会影响羊肉的口感。很快,腐乳和大头菜混合的味道占据了口腔,但最终被羊肉的丰富性完全吞噬。

羊肉吃完了,拿着这锅羊肉汤,煮一锅蔬菜和菌类。脂肪是味蕾最真诚的朋友。充满羊脂的细菌和蔬菜,自然是不会口齿不清的,尤其是一点都不会,还能增添一股顺滑的味道。吃了一大锅羊肉,还需要一些素菜来调剂。一顿饭一定要吃好,只吃羊肉会很无聊。添加一些细菌和蔬菜在营养方面也很好。

算上这次,已经有三个冬至没喝过羊肉汤了。家乡的羊肉汤有没有更讲究羊肉,有没有推新的

算上这次,我已经三个冬至没吃过羊肉汤了。你家乡的羊肉汤更注重羊肉吗?你有新的吗?

蘸料,我已不知晓。羊肉汤的味道在时间和记忆的打磨下,愈发香醇。倘若这个寒假回去,看着翻腾着白油的羊肉汤,或许心里会有一小些失望吧。羊肉汤没有变,我们却越走越远。

冬至的饺子。

文/刘磊

我出生在冬至这一天,父母干脆给了我一个乳房,名字叫“冬至”。20世纪70年代出生的农村贫困儿童大多营养不良,面黄肌瘦。我也不例外,我对吃得好充满了渴望。

八岁那年,一进入冬天,我就开始掰着手指头算离生日还有多少天,但我并不需要特别记住,因为冬至是一个节气,当人们说起那天,就想起那天是我的生日。终于,我的生日到了。我一睁开眼睛,就问要给我做什么。妈妈说包饺子。我太高兴了,它不比饺子好。

妈妈在家里忙着做饭的时候,我跑出去和朋友们玩,自豪地告诉他们,我们家有饺子。这时,一个小朋友说,他家也包了饺子,是白面肉末,一点一点的油,更别提有多香了。我一听,馋得口水都流出来了。我匆忙回家,看到包里有饺子。

我进门的时候,妈妈做的面条和白面混在一起。饺子馅是大白菜拌一把碾碎的油炸花生米。当我看清楚后,我开始磨磨唧唧,告诉妈妈,我想吃白面和带肉丸的饺子。先是我妈找各种理由搪塞我。面对我的困难,她无奈地对父亲说,借钱买点肉,孩子就过生日了。

父亲出去了很久,空手回来。父亲沮丧地对母亲说,我没有借。我一听就哭了,继续大惊小怪。我父亲很生气,所以他过来抓了我几巴掌。他指着杂面饺子喊道:“就是它,别吃了。”

甚至带着痛苦和恐惧,我跑进里屋躲起来哭。我身后是妈妈深深的叹息和爸爸抽烟的咳嗽声。

饺子做好了,妈妈把我拖到饭桌上安慰我:“你吃一个,很好吃。”我啜泣的时候吃不下东西。因为年幼无知,情绪受到影响的父母没有吃饭,饺子都剩下了。

这么多年过去了,这件小事我想了很久,深深地刻在了我的记忆里。每年冬至,我过生日的时候,或者平日吃饺子的时候,总会想起那个时候的贫穷,想起父母生活的艰辛。

温暖的冬至

文字/严冬梅

又到冬至了。冬至那天吃几个饺子是一种习俗。北方人说冬至吃饺子是耳朵。

前几天妈妈打电话让冬至过去吃饺子。时间过得真快,仿佛我们昨天只吃了去年冬至的饺子,甚至连小时候冬至吃饺子的场景都还那么清晰,仿佛时间从未流逝。

吃粽子过端午节,吃月饼过中秋节,吃饺子过冬至早就有了。然而,在20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它仍然是只能在假期享用的食物。在我的童年,我对节日的希望,说白了,就是对节日里美味佳肴的希望。

虽然所有的食物和衣服都是由聪明的母亲自己加工和缝制的,但在那些年里享受它们是一种难得的快乐。生活在一个又一个假期中继续。盼望着,盼望着,冬至到了,新年的脚步越来越近了。

我记得我童年的冬天远比现在冷。妈妈说如果冬至不吃饺子,一半耳朵会冻掉,所以每年冬至吃饺子保护耳朵成了吃饺子的关键,享受美食排在第二位。中午放学回家,拿着妈妈递过来的一碗热气腾腾的饺子,心里暖暖的,踏实的。之后再冷也不用担心有一天耳朵会突然掉下来。记忆中的冬至因此与耳朵联系在一起。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们对冬至这个节气有了更深入的了解。冬至是一年中最短的一天,最长的一夜。从冬至开始,“将进入第九个”。有民间说法:“1929年不拍,3949年在冰上走”。意思是冬至过后,已经进入了好几个寒冷的日子,一年中最冷的时候到了。

冬至是一年中的冬天,每个人都会进入人生的冬天。冬至似乎有某种警示意义,我的内心难免对这个节气心生敬畏。

经常听妈妈说“冬至永远,现在还是晴天”。后来,我明白了这句话的意思。冬至过后,阳气会慢慢上升,从一天开始,它会一天比一天长。记得妈妈经常指着中午院子里的太阳影子说,你看,这里的太阳可以照,但是冬至之前根本照不到。这就是民间所说的“,它以太阳的影子为度量尺度,入冬之后,每天都会长出一条线”。因此,我们在母亲的视觉观察和讲述中,期待着日影的逐日升起和新年的到来。杜甫曾经有一首诗说“冬至艳阳高照,春天又来了”就是指这个道理。

现在,任何时候吃美味的饺子都很常见。缺乏对食物的渴望,自然,对节日的希望就更小了。然而,岁月不会因为你是否期待而放慢前进的步伐。每个节日总是如期而至。

每年冬至,妈妈都用亲手包好的饺子温暖最冷的节日,用深情为我们驱散生活的寒冷。虽然冬天很冷,但家庭总是温暖的,我们的心总是热的。有了亲情,冬天并不可怕。

温暖的冬至

文/梁永刚

时间的脚步如此之快,以至于桌子上厚厚的台历都被翻了过来。不经意间,冬至悠悠而来,路过所有的寒冷与萧瑟。一年如水,四季更替。冬至是一个难忘的节点,也是一个温情脉脉的日子。在冬至的记忆里,一份美味的饺子,弥漫着节气的清香,充满了亲情的味道,牵动着游子的感情……。

“到了极致,阳气开始浮现,天往南,短而长。”这是冬至的古语。俗话说:“冬至大如年。”冬至,古称“至”冬至,是中国农历二十四节气之一,历来受到人们的高度重视。在古代,冬至这一天,皇帝要祭天,百姓要祭祖。有许多民俗,如庆祝冬天,欢迎神,辟邪和吃饺子。冬至是一年中白天最短,夜晚最长的一天。太阳来去匆匆。老人们流传一句谚语:“吃了冬至饭,每天都长一条线。”

冬至一到,气候开始进入一年中最冷的阶段,即“付九”。人们习惯于从冬至那天开始数九。从冬至那天起,他们每九天数到一“九”,数到九“九”,也就是八十一天后,春暖花开。小时候,爸爸教了我很多和数九有关的俚语,其中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流行的数九歌曲。“我1929年没拍戏,3949年在冰上走,5969年抬头看柳,79年开杏花,89年还燕,99年加19,牛到处走/[/K13/。

古人认为冬至过后,白昼变长,太阳升起,是个好日子,值得庆祝。《后汉书》、《晋书》等史书中都有“冬至和冬季”的记载。我的家乡位于河南省中部平原。在村民心目中,冬至是一个盛大的传统节日,“吃夏至面”的习俗广为流传。扁食是农民给饺子起的另一个名字,顾名思义,它只是一种扁平的面食。在我的家乡,冬至中午,无论贫富,家家户户都要吃饺子过节。即使在生活极其困难的时候,即使是用红薯面擀皮,用野菜球做馅,也要包一个饺子。我妈的一句话是“我宁愿穷一年,但绝不穷一节”。作为每年进入九个寒冬后的第一顿美餐,饺子就像一把钥匙,打开了我记忆中冬至的大门:窗外寒风呼呼滴水成冰,大厅里炉火熊熊。我们一家人围坐在火炉边吃饺子,很过瘾,是一个普通的碗。现在想来,虽然当时的生活条件很差,但温暖的氛围,就像这热气腾腾的一锅饺子,让我们三兄弟姐妹感受到了最真实的幸福。

冬至是孕育新一年的驿站,是季节更替的片段。一眨眼就过去了,时代变了。曾经难得一见的饺子,如今成了普通人餐桌上的常客。然而,吃饺子迎接冬至的古老习俗由来已久。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