芳香盈路,作者:栩栩[文集]

那些校园花需要人们在春天纪念吗?

玉兰

和同学吃完饭回宿舍的路上,刚好经过了长满玉兰树的小路。阴沉凝重的天空给印象中的春天记忆蒙上了一层低沉的色彩。

一面是学生调侃学习生活琐事,一面是自爆的玉兰树迎着春暖花开的风。

纯白和张然看起来,仿佛这只是一个隐士的世界。这个世界目前有多少污秽,一朵盛开的纯白玉兰花似乎在西湖里摇曳。白玉兰是百园中最稳重的花,四月的晚春,看到寒风中孕育的白色花朵,是一件令人愉悦和兴奋的事!

在白嫩的白玉兰树前,我一次又一次地抬头,庆幸因为雾霾而干燥寒冷的校园是如此的明亮和快乐,更庆幸春天里它盛开的时候。

粉色桃花

在片片绿草中,我看到了桃花的枝头,心中喜出望外。

而粉色点缀着蕊芯的星星,四月的桃花飞舞如梦。你梦中所知的花,不只是乾隆皇帝递过来的一首诗那么小。

“一件,两件,三四件,五件,六件,七八件。

九块,十块,十一块,都进了草丛。”

为什么当时生活在皇城政务的甘龙会写这样的诗,数点花瓣,把散落的花瓣唱成儿歌,消失在风中,却不在草里?这淡淡的平行丛再也不能被春风吹拂。能玩的就是花和蜜蜂蝴蝶的美景!

春天可以有多种解读方式,包括楚辞、诗经、山水写意、商业风格、宋代的雨。然而,成千上万种解读方式都逃不过一个结局。

那么结局到底是什么呢?

《大林寺桃花》对花的描述如下:“四月,人间花香尽,山寺桃花开。”飞进草丛时,御花(反正是当时乾隆折的,一定是御花园里的一种花,姑且称之为御花吧!)与天下芳菲已尽的万芳相遇,春天已经结束。

下一站,夏天。

迎春花

在通往北区排球场的一路小路上,小黄花稻茶点缀在灌木丛中,充满了对一个春天的回忆。

它又小又密,树枝又长又伸开。这种先看花后长叶的花叫迎春。

世界赋予它优雅而愤怒的名字,不是因为它的外表,而是因为它是所有花中最早的。迎接春天,迎接春天的到来。那个春天可以让一朵花因为它而美丽,这真的很动人。

《红楼梦》十二金粉中,贾迎春这个名字,曹雪芹把她定位为一个悲剧女性。第二位小姐,出生在嘉福,懦弱无能,最后误嫁给了山里的一只狼,被丈夫虐待致死。迎着寒风,它在初春的冷色中开放。这种温柔卑微的黄色只能被人践踏,自欺欺人却被世俗伦理的高压所掩埋。迎春的命运可见一斑。

因为这种黄色的植物,是不是春天原本的本色也来源于春天生机勃勃的色彩?我发现春节的答案从灌木丛中冒出来了。

匍匐酢浆草

一朵小小的水红花,在草丛中,出现在我的眼前。

看了同学在微博发的四叶草照片,越来越相信有前途的四叶草能给我带来好运。

那样红到极点的拇指般大小的花,竟然可以用紫色来抢入眼帘。不

像拇指大小的花一样红,可以用紫色来抢眼。不

知道是不是作家们在写春的时候的典型代表意象,还是只是因为这样小巧而簇拥在一起的花的非常惹人,我总能在很多春的文章中觅得些许酢浆草的踪迹。

“酢浆草软绵绵的铺在地上,简单又茂盛,气势竟然压下了整个山顶??????”

也许,面对微小的山花,我们应该敬畏而率真地报道,因为它们让我们看到了春天最美的样子。

然而,生活就是这些盛开的花朵所演绎的壮丽画面,不是吗?

春末,当三叶草开花时,绿色和紫色的小波浪在绿色的波浪上蔓延,一路荡到我的心里。

柳浪

抛去一隅的浪花,那些绿色的浪花,在风中飞舞。

校园来客看洪福妻子极地长发时的眼神惊艳悦目,但面对柳浪的春光,我越来越不敢相信春天的神奇。

上蜡的蓝天总是那么蓝,但老树枯树上长出的柳树却让人难以忍受。如今,透过天桥看桥下流淌的车潮,南门被海浪抛下的绿色,真的让人感到害怕。

古人在灞桥前折柳以示对友人的告别,但受助者手中的柳也非比寻常。它只是春色附赠的特殊纪念品,所以对于几百年后读诗的我们来说,柳树的绿越来越古老,越来越高贵。

在水池边,或者在行道树旁的柳林深处,这个春天,柳浪是一道不容错过的风景。

春天的到来

对于《诗经》中的春天,是这样描述的:

“春天太晚了,花草树木都在生长。黄鹂鸟尽情地炫耀着歌声,一位美丽的乡村姑娘悠闲地采摘着蒿。”

春天来得慢,那些秋冬季枯黄的植物是贫瘠的。这时,春天刚刚醒来。一切都在蠢蠢欲动,一些野菜在春雨的滋润下茁壮成长。菜蝇的人聚集在野外,场面真热闹。

春天,花儿是如此可爱和懂事。在一个又一个盘旋的山川里,不主持一部又一部的剧,不拥挤,也有可能登上春天的舞台,让观众不断羡慕和欣赏,恐怕也只有这个神奇的季节才能拥有。在最后的安息地,春天是一张门票,是许多观众进入剧场的预约券。

朋友,你准备好了吗?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