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为了回头再看你一眼、作者:安逸的菜青虫

前言:几年来,我一直想见你,但从未如愿。虽然我没必要去,但那种心情和场景都在我脑海里形成了。写在这里安慰我的灵魂。

只为了回头再看你一眼】

我心里知道一句话,想念对方总比遇见对方好,但还是说服不了去看你的想法。太阳、月亮和冉冉没有和我在一起。40年过去了,你那一年的形象在我心中越来越模糊。爱情,停留在过去,但关怀一直跟进到现在,让我的心情与你的状态挂钩,你喜欢我,你担心我,你老了,而我已经心力衰竭。

汽车高速平稳行驶,思绪却难以平静下来,穿越时空的过去。40年前,你贤惠、温柔、美丽,12年前最后一次见面时,你过早地展现了你的晚年,这让我不得不推测你现在的样子,我在心理上做好了面对老年的准备。

这次出行前,我跟老婆撒了一个谎,说我要去哈尔滨拜访客户,但是我的车在哈尔滨城外转悠,一直往东开。渐渐地,雪越下越大,到了下雪的时候,车已经下了高速,向知乎山夹皮沟旁的沟壑岔开去。

当我含泪回到离开的小山村,心情逐渐变得凝重起来,年轻时梦中的哭泣,白日梦里的憨笑,都在脑海里展现……。

长长的啜泣声提醒我要在现实中,只是提醒自己要注意在白雪皑皑的山路上行驶。

唉,感情真的不好说。虽然我现在有一个年轻漂亮的妻子,虽然我们现在相爱了,但我偶尔会想起你,你正在峡谷中过早地衰老。

初恋,在深秋的冻雨里含着心中的泪,已随着流浪的蒲公英而逝去,只留下飘雪窗花里模糊的你,时常出现在我的乡愁里。爱,我说不准,但爱是沉淀在心里的。当我想念常在信的时候,我经常在心里问:你还好吗?这个时候,心里总会有点潮湿。

都说初恋刻骨铭心,但我觉得男人比女人更在乎感情的第一次,我是男人中少有的感情。可能是我太情绪化了。第一次没有如愿让我30年的心情变得灰暗,在我弥留之际,我一定会想起你。但我做不到像小说《第二次握手》中的主人公那样,七十岁再相见,重聚旧梦。40年来,在那些日子里,我们各自的生活轨迹严重错位了我们重叠的表面。用今天的现状去实现昨天的梦想,是自欺欺人。现在,能留在我心里的只有支离破碎的乡愁。一想起你,我的心就像是深夜的夕阳刺进了满是蜘蛛网的谷仓,让我的思绪穿过光里不稳定的悬浮粒子,在每一个与你有关的覆盖着浮尘的物体上感受到你的存在。

高速公路上8个小时的路程,50公里的山路被冰雪覆盖,在小山村的炊烟还没有展现出来的时候,已经是灯火通明的夜晚,灰蒙蒙的天空飘动着雪花。白雪皑皑的群山,就像当年见证我落泪的白发苍苍的老奶奶,仿佛知道我迟早会来,深深地打着招呼:你在这里。

道路被积雪覆盖,所以我把车停在村外的路边。

依然是当年的山,但是树少了,雪还是像当年那样下着。但是地面上没有两对缠绕在一起的脚印,村里当年的茅草房也全没了。40年来,很难做到不近人情。

独自坐在车里,静静的看着窗外熟悉却陌生的山村,回忆着当年的感觉,没有了更多的眼泪,但我的心还是涩涩的。十几年没见了,也没准确的听到你的消息。你现在会是什么样子?

把准备好的口罩戴在脸上,戴上羽绒服的帽子,系好腰带,只露出一只眼睛,我不希望你认出我,也不希望我冒昧的来影响你平静的生活。

把车停在离你很远的路边,徒步在雪地里行走。你脚下磨雪的吱嘎声给我一种错觉,你会走在我身边。

当我走到村里的十字路口时,我站在雪地里等在十字路口,看着窗外闪过的让我流泪的光。随着茅草屋的拆除,它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新的农舍,开了一家小商店。我知道小店的班娘就是你。

走近店铺,透过铺满冰花的窗棂,我看到了柜台里模糊的你。轮廓还能和你40年前在我心中留下的影子重合。比别人慢的行为,承载着一种只有我才能体会到的感觉,让我在模糊中轻松捕捉到你的存在。

我有一些感觉。40年后的今天,我应该在千里之外偷偷拜访你。

雪花落在我脸上凉凉的,然后湿湿的。雪和泪融合在一起,让我的思绪回到了40年前的雪日。你违背自己的意愿和别人结婚,留下我一个人在雪夜哭泣。

你的哭声还在我心里痛,我的眼泪又在我心里流。

抹了把眼泪,稳定了一下情绪,拉了拉口罩和外套,确定盖好了,借着夜色的掩护,我郑重地打开了店门。

商店里,有几个村民正在晚饭后放松。

“你好,有什么事吗?”看到有客人进来,你跟我打招呼,我点头回应。站在你对面,认真的看着商品,眼角在关注你。这一刻,我突然觉得自己老了,和你一起变老了。我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脸。

明明知道,一旦看到你,我就会老一次,但是如果没有看到你,我就会觉得心里少了点什么。思念成了我身体里的一种痼疾,今生注定在心理上和你一起变老。寒冷的北方环境,贫穷的农村生活,自然的脆弱让你过早衰老。比起我虽然生活波折但性格开朗,无论是外表还是心理,几乎让你我相隔几代。

悲伤,我们太老了,我们的过去和我们的梦想彻底结束了。

“来一盒烟”。我故意用鼻音说简单的话,以防你听出我的声音。

“什么品牌?”

“随意”,我不会抽烟,也不懂烟。

你诡异的看了我一眼,递了一盒红河:“10元钱”。

我伸出双手靠近火柜取暖,这样可以多待一会儿。

“你不是本地人吧?”你问的。

在偏远的山村问陌生人很正常。

“路过”,我有一些没有回答的问题。

我的沉默让你们无法交谈。

虽然你的早衰也是生活环境造成的,但在这个寒冷偏僻的山村,没有人比你更好。幸运的是,你没有被生存困住。幸运的是,你已经在心理上接受了这种生活。幸运的是,幸运的是,你还在这里,这样我仍然可以来看你。

想起上次的美好,眼睛又湿润了。

看看你,再看看你,这是当年的四姐。……我突然转过头去,否则眼泪会掉在别人面前。

“四姐妹”这个名字不能碰。感动是眼泪。

踩在地上的雪地上,我的脚咯吱/

我把手伸进口袋,摸了摸那盒香烟。

啊,红河。

……

多么孤独和凄凉。

想想你走后我的痛苦。

想想留给我的悲伤。

过来坐在我旁边。

请不要这么匆忙地离开别人。

……

泪水再次挂在脸颊上,在人们的背后,为遥远而不可逆转的茂盛岁月。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