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为我“淬火”|撰稿:阿梁

淬火是将钢加热到一定温度后迅速冷却,可以提高钢的强度、硬度和韧性。说白了就是热的时候倒一盆冷水。

父亲知道真相。同时,他也把我当成一块钢铁。

初二那年,因为每次考试都得了全年第一名,我成了学校里的名人。学校每次开大会,校长都把我的名字记在嘴边,让大家向我学习。课后经常有初中生在教室门口等我,他们虔诚地向我请教学习经验和方法。甚至有个学妹出于崇拜送了我一本精美的笔记本。

我很享受这样的“偶像”待遇,颇有些飘飘然,觉得自己真像老师们夸奖的那样“天赋好”。在家吃饭的时候,我不停地炫耀自己的辉煌“战绩”:“我们班有个上完初三又回来上初二的,这次考试我总分比他高58分!”母亲听了,开心地一个劲地给我夹菜,父亲则沉默不语。

有一天,爸爸扔给我一套试卷说:“这是你表哥学校的试卷,看你能考多少分。”表顾是大城市一所重点中学的老师。我听说这所学校的入学率很高。

我带了试卷,但是发现很多题我都不会做,浑身是汗。确实是重点中学,我们农村中学真的是无与伦比。通过做那套试卷,我意识到我太自大了。之后,我开始沉下心来学习。

后来才知道,父亲特意让城里的表哥给我找了一套问题,目的是给我头上泼冷水,让我能兴高采烈地醒来。时间久了,我能清楚地认识自己。

上了大学之后,我的思想又一次起伏不定。之前一直以为山外有山,山外有人,所以不敢放松。没想到的是,每次还是拿到奖学金,不由得想:这些学生就是这样,我还是最好的。我开始变得越来越浮躁。

我父亲非常清楚我的变化。有一天,他对我说:“你是我们村第一个考上大学的人,邻居什么事都想找你帮忙。你叔叔家对面要打官司,我要你写诉状。”我爸说诉状是起诉书,我真的没写,我说写不了,我就同意了。当时没有网络搜索,就去学校图书馆查资料,根据葫芦画写了一份。

谁知道,我爸告诉我:“书面投诉不好,格式不对,还有错别字。”听到这里,我顿时羞红了脸。以我父亲的文化水平,是不可能看到我的错别字的。后来我才知道,我爸爸让人看的。这一次,父亲又给我泼冷水,让我从浮躁中清醒过来。我明白了,我知道的太少,需要学习的太多。

我是父亲手中的一块钢铁。经过这次“淬火”回火,我感觉我的强度、硬度和韧性真的提高了。工作多年,直到现在,我一直保持着这种谦虚内省的态度。

分享: